微信公众号

日本大叔花19年,用0.3mm竹子做出昆虫王国,连博物馆都争抢:不敢想象的逼真!

我们生活中

如果有废弃的竹子,

等待它们的命运,

可能就是被丢弃在废弃场。

可谁能想到,

就这些别人眼里的垃圾,

在日本艺术家斋藤徳幸这里却如获至宝。

因为斋藤徳幸是一名竹子编织艺术家,

在日本又被称为“竹细工”。

他钟情于用竹子做昆虫,

而且全都是 以1:1的比例制作的,

看起来惟妙惟肖,

彷佛一个不留神,就能从手中飞出去一样。

而且他对细节的要求很高,

别看只是一只小小的昆虫,

但是身体的每一处花纹和褶皱,

都被他精准地还原。

他为了更好地制作昆虫,

还系统地学习过昆虫的解剖学知识,

不仅了解昆虫的五脏六腑,

更是对每一种昆虫的习性都了如指掌。

因此他做出来的昆虫比例,

都和现实完美贴合,

连触须的长度和宽度都和真实昆虫一模一样。

如果放进草丛中,

不拿着放大镜,

是绝对分辨不出哪些是真昆虫,

哪些是斋藤徳幸的作品。

斋藤德幸的竹编昆虫,

不是标本,胜似标本。

因此有一些珍惜昆虫博物馆,

都来邀请他制作昆虫模型,

从而减少了对珍惜昆虫的捕捉,保护大自然。

他做的昆虫标本,

逼真到什么程度?

放大3倍之后,细节依旧完美,

挑不出来一点瑕疵。

就如下图,

蜻蜓背部的身体起伏和骨骼分布,

以及翅膀的花纹,

都清晰可见。

又比如下边的蝴蝶,

翅膀上的纹路,完全是依照现实蝴蝶的纹路制作,

没有一点点加工的成分。

因此斋藤徳幸制作的竹编昆虫,

又是日本小学生学习昆虫知识的一个素材。

斋藤徳幸一生钟情于做昆虫,

几乎自然界能叫得出名字的昆虫,

他都制作了出来。

▲ 细钩春蜓,生活在淡水和荷叶上

▲ 红鹿细身赤锹虫,苏门答腊岛特有的大型锹虫

▲ 黑丽翅蜻,飞起来很像蝴蝶的蜻蜓

▲ “空蝉”,在日本佛教中有空虚的寓意

除了以上,

还有蚂蚱、螳螂、

蚂蚁、蛾子、蟋蟀、天牛、蝉……等,

数不胜数。

但无论是哪一种昆虫,

都制作地十分精美,绝无敷衍。

一只只彷佛只要放在地上,

就能立刻跳动起来,

让人恨不得捉在手心里把玩,

以防止跑掉。

除了单只昆虫造型,

斋藤徳幸还会制作丰富的场景,

看他的作品,

就像看昆虫的一出大戏!

能看出来下图中两只昆虫在干嘛吗?

它们在准备交配,

为大自然的繁衍做出自己的贡献。

两只蜻蜓干嘛比个心呢?

原因也是一样,

只不过连交配都是爱你的形状。

勤劳的蜜蜂,

在不辞辛劳地筑巢,

同时也在为人类酝酿可口的蜂蜜。

一只螳螂,

捉住了一只蝴蝶,

看来晚上可以美餐一顿啦。

辛苦的蚂蚁,

一次只能挪动一丁点东西,

连办一次家,

都是一次浩浩荡荡的活动。

 昆虫竹细

看起来简单,但实际很难。

因为这是一件精细活,

它需要掌握昆虫的相关知识,

需要极大的耐心,

以及大把大把时间的投入。

做之前,斋藤徳幸会先对昆虫做好调研,

光是蜻蜓就可以分为

白尾灰蜻、深山川蜻蛉、

细钩春蜓、黑丽翅蜻……等等。

你要能区分不同的品种以及它们的生活习性。

然后开始测量昆虫尺寸并描绘模型草图。

之后选取竹子的材质,

斋藤徳幸一般选用日本的真竹,

因为真竹能够弯曲、雕刻和分层,

可以做成竹片、竹篾、竹丝、竹纸等材质,

生动还原昆虫形态,

但有时候也会根据要求选用其他竹子品种。

选完之后,便开始抽丝以备用。

前期工作都做完之后,

便开始正式制作昆虫。

先雕刻眼睛。

因为眼睛是最最重要的,

只要眼睛足够逼真,

观赏者也会觉得很精致、传神。

雕刻躯体。

先从制作昆虫的头部开始,

设计好昆虫的全身。

要记得连锯齿也做得清清楚楚。

雕刻翅膀。

先把竹子切得只有0.3mm宽,

在铁条上小心压出翅膀的形状,

再用竹内侧的薄膜做出翅膀上膜,

最后刷上保护粉。

组合零件。

这个过程一定要小心翼翼,

用镊子慢慢地粘合,

力度过大容易碎掉,

过小粘合不牢,风一吹就散。

所以必须慢慢慢慢地处理,慌张不得。

每一步都需要非常细致,

这样才可以制作出一个完美的昆虫竹细作品。

斋藤徳幸做昆虫竹细,

至今已经有19年了,

最初启发他的,其实是课本上的《昆虫记》。

他也很想像作者一样,

在大自然中领略昆虫王国的魅力,

但是从小生活在都市的他,

却连昆虫都见不到。

▲ 斋藤徳幸

他悲哀地发现,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

日本的孩子们将再也见不到多彩多样的昆虫。

他觉得这是一种不幸,

“城市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水泥盒子,

把孩子们困在钢铁森林里边,

与外边的大自然相隔绝。”

在流水潺潺的山间树林里捉蟋蟀的童年生活,

将一去不复返,

于是他想,有没有一种方式,

让昆虫走到孩子们的身边,

于是便独自踏上了昆虫竹细工的道路。

干一行爱一行,

即便是做昆虫这样小小的物件,

斋藤徳幸还是会用匠心精神来对待。

有人说这么小的东西,

又没人会拿着放大镜去看细节,

细节做出来也没多大的意义,

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但是对于斋藤徳幸来说,

细节才是灵魂,

正是无数个细节的累计,

才让这手指般大小的物品变得精致和耐看。

这个时代,

已经很少人能够像《昆虫记》的作者一样,

从童年开始,

就有机会一睹昆虫们的真容。

但是斋藤徳幸用自己精湛的竹细工手艺,

让人们得以近距离观赏这些栩栩如生的昆虫们。

这本身就是一种伟大。

或许值得庆幸的是,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

还有斋藤徳幸极致的匠人追求。

让平凡之物,

也绽放出了不凡之美。

— END —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转自搜狐

录入时间:202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