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中心的小岛,居然有68座祠堂

潮连是一个位于广东江门市市区的小岛,地处交通要道,几座大桥穿岛而过。旧时中山与江门两地若想跨越西江,唯一办法就是坐船,如今潮连岛就像中转站,在公路时代连接西江两岸。

小岛的面积仅12平方公里。南宋时期,卢氏、陈氏、李氏、区式和潘氏五姓族人由广东韶关南雄珠玑巷迁徙而来。因为居于孤岛之上,潮连人更重视宗族抱团的力量。祠堂是族人议事和祭祖之地,也是宗族力量的象征。资料显示,潮连岛祠堂最多时曾达144座之多,至今仍有68座宗祠和4间家庙保存完好,堪称岭南祠堂文化的活化石。

祠堂一条街,第一代赌王诞生于此

小小潮连岛有六个村落,竟各有一条祠堂街。

最壮观的当属卢边村的庙前大街,以卢氏宗祠为核心,十余间祠堂家庙分散于整条大街上。

卢边村卢氏宗祠

卢氏宗祠是庙前大街的起点,三进祠堂整齐幽深,大门口两侧两个硕大的灯笼,写着“敦本堂”三个大字,扁扁的字体好生敦厚。祠堂后进也挂着“敦本堂”的牌匾,祠堂两侧摆满桌椅,供村民闲坐或议事之用。

敦本堂之名比卢氏宗祠的落成还要早。1487年,也就是明成化二十三年,卢氏族人开始兴建宗祠,并于1508年建成至今日规模。在此之前,大儒陈白沙已为祠堂题写“敦本堂”之名,取敦笃崇本之义。题写年份已不可考,不过,陈白沙去世于1500年,可知题写时间必然在此之前。

陈白沙即陈献章,是广东唯一从祀孔庙的明代大儒,弟子遍布江门地区。卢氏先人也是其弟子,故求得恩师为祠堂题写匾额。

清光绪二十七年,也就是1901年,卢氏为族中子弟创办敦本学堂,就设在宗祠内,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如今卢氏宗祠两侧厢房都被辟为展厅,写满乡约和祖训。天井两侧的展牌上是卢氏名人介绍,其中最传奇的当属一代赌王卢九。

卢九本名卢华绍,1848年出生于卢边村,1857年移居澳门,后来从事赌业,成为赫赫有名的澳门第一代赌王。古龙在武侠小说《碧玉刀》中曾写过一位赌性和气魄一样大的江湖大豪卢九,据说就是以这位赌王为原型。

卢九虽然传奇,但在潮连卢氏一族中,并非唯一被崇敬的人物。就在卢氏宗祠旁,有一座封圻家庙,是卢边村祠堂与家庙中相当恢弘的一座,家庙中有御赐牌石。这座建于1873年的家庙,是清同治年间担任二品按察使的卢朝安奉旨所建。

与之类似的还有名宦家庙,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它的气魄在一众祠堂与家庙中为最大,大门门槛极高,两侧有抱鼓石。三进建筑中,前两进为庙堂式建筑,后座为庭院式二层建筑。斗梁上的木雕多达四层,在南粤宗祠中极为少见。

家庙与祠堂的区别在于所拜祭者的身份。在宗祠之下,宗族内部各房各支会修建各房祖祠。如果各房后裔入仕为官,那么分支祠堂就会改为家庙。

卢氏族人颇具实力,曾修建祠堂二十余座,目前仍有11座得以保留。沿卢氏宗祠向前,依次可见侣樵卢公祠(世昌堂)、念川卢公祠(聪德堂)、东唐卢公祠(务本堂)、毅斋卢公祠(思德堂)和养斋卢公祠(树德堂)等,都相当华丽,内部修缮一新。

卢边村封圻家庙

相比之下,华峰卢公祠和寅宇卢公祠的规模就小得多。难怪有人说,旧时祠堂修建也是宗族内的一场话语权暗战。

潮连岛上的祠堂极具特色,比如屋脊陶塑里的鳌鱼。鳌鱼是传说中的大海神龟,具掌控水火的神通,放在屋脊上可看守屋宇、防火避灾,是典型岛上人家才会选用的元素。

卢氏宗祠雕塑细节

相比气魄极大的卢边,我更喜欢富冈村。这地方十分有趣,老村落呈椭圆形,祠堂和大宅环形分布,绕上一个圈,就会走到原点。

富冈街头涂鸦

富冈以区氏为主,多座区氏宗祠环路而立,其中修永堂和大章堂维护最佳。村中还有一座门口仅一人高的太保庙,人稍微高点都要低着头进,小小庙宇香火却盛。

小小的太保庙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潮连最出名的地方当属洪圣殿,如今已被扩充为洪圣公园,就在富冈村村口。

洪圣殿建于1600年,也就是明朝万历年间,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当年,这里不但是潮连人的信仰所系,也是潮门古渡所在地。

岁月变迁,沧海桑田,旧时河道多已填平,古渡埠头也只剩下几级石阶,落寞地横在洪圣公园。

当年的潮门古渡是远近闻名的交通要地,曾是广东第二大埠头。民国初年,潮连人热衷出洋谋生,就从潮门古渡启航,也使得潮连成为著名侨乡。

洪圣殿所供奉的是洪圣龙王,也就是南海洪圣广利昭明龙王。这栋二进三楹建筑集砖雕、灰雕、木雕、石雕和古刻于一体,整体相当精美。

殿中还供奉了一位现实人物——王巡抚,也就是曾任广东巡抚的王来任。

清朝初年,朝廷采用隔绝策略,以图困死据守台湾的郑氏。康熙元年,即1662年,清廷令江浙闽粤鲁五省沿海边民全部内迁50里,史称“康熙迁海”。

在历时八年的迁海移界中,潮连乃至江门地区的沿海村镇全部受到波及,数十万亩良田被迫弃耕,房屋被强行拆毁,无数民众沦为赤贫,甚至倒毙路上。

康熙四年(1665年),广东巡抚王来任见乡村破败,十室九空,便屡屡上书朝廷,陈述“迁海移界”政策之害,因此被罢官回京。可即使如此,他仍冒死写下《展界复乡疏》,终于打动清廷终止“迁海移界”政策。可惜王来任没有见到百姓回迁之日,因为上疏后不久,他就因病去世。

王来任的去世消息传到南粤,令百姓感怀不已,新会县各地便兴起修建王来任祠庙之风。几百年过去,旧时祠庙多已消失,潮连洪圣殿供奉的王来任塑像为仅存的一座。

洪圣殿旁的几栋建筑都是近年来重建或整修而成,包括乡约、义学、区岳伯大宗祠、财神庙和夫子庙等。

在夫子庙中,我见到一副书法,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力求上进,奋发图强”,心想谁写这么小儿科的东西呀。结果一看落款,居然是梁宗岱赠给“潮连洪圣公园教研室”的墨宝。

梁宗岱墨宝

梁宗岱出生于广西百色,为何跟潮连扯上关系?问过村民才知道,原来梁宗岱祖籍江门新会。新会梁氏可是当地大族,族人中最出名的当属梁启超。

夫子庙里除了梁宗岱墨宝,还挂着潮连人求得的各种符,都与教育有关,祈愿考试顺利,还有人报喜,多是考上了某某大学。

作词人卢国沾的故乡

潮连重教之风名闻珠三角,从南宋至清代,潮连出过二十多名进士,一百多名举人。

到了清末,潮连大办新式学堂。除卢氏宗祠的敦本学堂外,1906年至1947年间,潮连人建起超过二十间新式学堂,数量之多冠绝江门。学校经费来源多为公偿田租金、渡江码头收费提取和私人赞助,还有不少义学,专供贫民子弟入学。

潮连最让我喜欢的角落,便是一座学堂——德馨学校。

被水泥墙围绕的德馨学校旧址,独立于富冈村一隅。两层红砖校舍,配蓝色窗棂,充满民国气息。学堂正立面十分精美,正廊前有罗马柱直抵二楼顶端,拱形大门两侧各有拱窗。二楼有一个突出的弧形阳台,顶端是三角形山墙。

江门五邑地区是著名侨乡,华侨返乡兴学之举盛行,乡间新式学堂极多,不但新式办学,建筑也中西合璧,德馨学校亦不例外。

1926年,潮连人创办富冈小学,后更名为德馨小学。校如其名,德馨学校一直是潮连新式学校中最优秀的一座,甚至是新会地区最好的学校。

区氏宗祠为德馨学校图书馆提供了大量古书,区氏族人为学校捐赠了大量实验仪器,配备之完善,很多城市学堂都比不上。

上世纪90年代,因为校舍不足,潮连人发动海外乡亲解囊,在老校舍旁建起新校舍,如今是富冈幼儿园所在地。这栋两层西式柱廊式建筑左右对称,外观精美,一点也不比老校舍逊色。

德馨学校侧面回廊

热衷教育的潮连以人才辈出著称,比如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李雁南。

此外,美国科学院院士、首位华人美国总统医疗顾问卢骏,中国胸外科先驱区惟立,曾任中山医科大学校长的卢光启,中国近代植物分类学奠基者、中科院院士陈焕镛,词学大家陈洵和油画家陈抱一等,都是潮连人。

不过南粤人最熟悉的名字,当属与黄霑并称的香港词人卢国沾。

卢国沾词作有千余首之多,《小李飞刀》的“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大侠霍元甲》的《万里长城永不倒》,还有《大地恩情》、《再向虎山行》、《天蚕变》与《大内群英》等的主题曲,都是脍炙人口之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地恩情》主题曲中,卢国沾写下的“河水弯又弯,冷然说忧患,别我乡里时,眼泪一串湿衣衫……大地倚在河畔,水声轻说变幻”,描述的正是对潮连这座小岛的眷恋。


录入时间:2020-11-20 16:52:39

微信公众号

业务咨询请致电:

0574-83035936

QQ咨询:

16261010

这里是放广告的地方

客服咨询
在线客服3
在线客服2
在线客服1